<track id="vxbjp"><rp id="vxbjp"></rp></track>

    <noframes id="vxbjp"><p id="vxbjp"></p>
      <ruby id="vxbjp"></ruby>

      <i id="vxbjp"></i>

      <form id="vxbjp"><output id="vxbjp"></output></form><big id="vxbjp"></big>

        ?首頁?
        ? >? 資訊中心? >? 重點報道
        阿曼沙漠中的能源“綠洲”——記益貝利光伏項目建設
        來源:華東院 作者:楊博 時間:2022-09-21 字體:[ ]

        2019年8月,阿曼益貝利光伏總承包項目在迪拜簽約,這是華東院當時在海外裝機規模最大的新能源項目。歷經兩年建設,如今益貝利光伏電站已在阿曼北部的沙漠中迎光綻放,其成功建設不僅得到了業主、當地政府的充分肯定,也為走出國門、走向世界遞上了一張新名片。

        置身電站中央,仿佛置身黑色的海洋。一排排光伏板好似向遠處無限延伸,即便聚精會神地盯著看也望不到頭。第一次來到這里的人,無不感嘆電站之大所帶來的震撼,其廣闊程度相當于1600個足球場拼在一起的大小。若是越野車駛過帶起一縷沙煙,則頗有幾分“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雄渾壯闊。

        精細設計:引領中東地區大型電站運維趨勢

        益貝利項目裝機607MW,年發電量1598GWh,可滿足當地3.3萬戶家庭的年用電,對于當地多樣化能源結構、改善高峰期電網調峰能力,緩解阿曼馬斯喀特及北部地區的高峰期電力短缺,具有重要意義。

        高溫、戈壁、大風是項目團隊首先必須要克服自然因素。阿曼熱季溫度平均在40攝氏度以上,即便晚上也不例外,對光伏板、主變、逆變器等設備的設計施工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大風時常光顧廣袤荒蕪的戈壁,卷積沙粒形成沙塵暴,極限風速達45米每秒。風暴來臨的瞬間,黃沙遮天蔽日,“滿嘴沙子,無法睜眼,感覺房子都要被吹跑了”,風暴過后更是一層厚厚地灰塵積落在光伏板上,對發電效率產生負面影響。

        為了應對沙塵暴對發電產生的不利影響,項目團隊進行了敢為人先的嘗試——將光伏智能清掃機器人運用到平單軸支架上,清掃機器人自動定期清理面板上覆蓋的沙塵,“這也是全球首次如此大規模地運用這種新技術,以往都只是運用到光伏的固定支架上或者小范圍地運用”,引領中東地區大型電站運維的主流趨勢。

        除了克服自然環境的不利條件,設計團隊想方設法提升電站的發電效率,益貝利項目成為世界首個組合使用“平單軸跟蹤支架+N型雙面光伏組件+反光膜材料”發電模式的電站。簡單來說,平單軸跟蹤支架可根據太陽所在方位自動調整角度,以使光伏面板始終面對太陽;雙面光伏組件則使面板背面也可以發電;地面上鋪設的反光膜則把更多光能反射到光伏面板。益貝利項目還首次解決了光伏跟蹤系統與自動清洗系統的適配性設計,實現機器人與跟蹤支架的相互協調工作,這些先進技術的應用,都大大提升了光伏發電的效率,為這片沙漠能源“綠洲”的茁壯成長澆灌創新養分。

        同時,精細化設計理念在益貝利項目也得以充分體現。就拿樁基而言,益貝利項目采用外圍、內圍、深內圍的樁基設計,最外圍的光伏板受到風沙的影響會比內圍的大,因而樁長較深;內圍、深內圍方陣在外圍光伏板重重遮蔽下受到風沙影響較小,而樁長較淺,從而降低建設成本。

        又如電纜敷設,在以往光伏項目中,施工單位擁有很大的自由度來處置電纜的路徑,容易造成電材料的浪費。而益貝利項目通過使用我院自研的光伏項目軟件,自動生成以最佳經濟指標為目標的交直流電纜敷設施工信息模型,通過BIM模型進行設計交底,指導現場嚴格按照模型施工,加強成本管控。項目團隊還充分考慮地貌、地形條件、支架設計、組件安裝、電纜敷設等因素,通過精細化計算提升串聯組件數量,通過降低支架數量來減少投資成本、提升施工效率……獲得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41項,完成專著1項,發表科技論文8篇。

        “有人說中東是EPC項目的墳場,益貝利項目是我們進去阿曼的第一個光伏項目,而且是特大型光伏項目”,項目副經理吳孝清說道。我們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

        卓有成效:快速決策、動態管理

        物資設備是光伏電站建設的核心,如何對其進行精細化管控是項目團隊一直在思索的問題。益貝利項目共計94個方陣,光是雙面太陽能板就需要約150萬塊,一批批物資設備漂洋過海從國內到阿曼,從排產、生產、裝船、海運、清關,到卸船、進場、保管、場內運輸、安裝,任何一個環節的滯后都可能造成工期的延誤。

        項目團隊通過流程化的手段實現物資設備的動態管理、精細管理,卡牢每個環節,實時掌握每一批次設備所處的狀態:每天計劃生產多少太陽能板,實際生產多少;發貨多少批,現場施工每天需要多少;什么時候可以裝船,運輸周期是多久,什么時候到港清關;計劃什么時候進場,實際什么時候進場……精細到每顆螺絲、每個螺栓,做到問題提前排查,時刻心中有數。

        即便設備已經進場,場區范圍如此之大、光伏組件和支架數量如此之多,場區內的保管、運輸也是不小的挑戰。項目團隊在場區BIM施工模型的基礎上,結合GIS信息,實現施工場地與交通路線的規劃,通過現場材料堆放、行車路線方案比選,提高場地利用率。

        項目初期團隊就開發了KPI管理系統,通過將項目建設任務拆解到每一家供應商每一天的進度,以天為單位進行進度跟蹤,時刻掌握項目進展,從而進行項目進度的及時管控,“即便是延誤,也要知道延誤幾天”。

        為了提升設計工作效率,團隊對設計流程進行了重構,同時率先應用Think Project文檔及溝通系統等一系列信息化手段,保障項目信息收集、發布、反饋、存儲、檢索的及時和準確性,確保同業主、監理溝通的及時性和文檔審批過程的全記錄,為項目動態管理提供強力支撐。

        在項目建設的高峰期,時間就是最寶貴的資源。每天的午飯時間對項目管理團隊的核心成員而言都像是一場短會,項目經理、現場經理、總工程師等他們把午飯拿到一起吃,借著這個短暫的間隙交流當天各方面進展,“有什么問題、有什么可能的解決方案,基本上飯吃完了,下一步怎么安排也都清楚了”李久偉說,光伏項目就是在與時間賽跑,快速決策是致勝法寶。

        至暗時刻:忍耐與行動

        “萬事開頭難”,對阿曼項目而言最難的卻并不是開頭。2020年春節剛過,新冠疫情在世界各地四散開來,阿曼宣布邊境關閉,這一封就是半年,這對于即將進入生產高峰期的益貝利項目而言仿佛晴天霹靂,整個項目履約進入“至暗時刻”。

        疫情首先帶來的問題是人員流動受阻,原計劃的施工分包隊伍無法進入阿曼境內,最高的時候,人力資源缺口達到了1000人。

        那段時間,無論中方還是外籍員工,都在千方百計地通過各種渠道聯絡阿曼當地的分包隊伍。但在阿曼有著類似經驗的熟練工人并不好找,“一天至多能找到3—5個”,這個數量相較人力缺口可謂杯水車薪。國內的設計團隊無法到達現場,只能通過遠程連線來解決現場遇到的困難??粗M度表上“計劃”與“實際”兩條曲線的間隔越來越遠,團隊在漫長的忍耐中,努力著、行動著,等待邊境重開和拐點的到來。

        另一方面,同樣是受到疫情的影響,一家光伏組件的供應商宣布無法再繼續為項目提供組件,數量占到所有組件的1/3。這意味著需要在全球疫情、阿曼封國的背景下,重新確定一家在質量、產能、價格方面均符合條件的供應商,重新安排物資采購、供應計劃。

        焦慮、未知、五味雜陳的感覺不可避免地影響著團隊中的每一個人,大家都在這段時間默默忍耐著巨大壓力?!懊慨斖砩纤恢臅r候,想想一年以后發電時的喜悅,也就有了堅持下去的動力”李久偉說,他的“朋友圈”動態記錄著、見證著這一切。

        實干是打消焦慮的最好辦法。在院后方的大力支持下,經過多次協商,很快供應商的替代方案就得以落實:由另一家供應商擴建生產線以填補組件供應空缺。為了確保一切按計劃進行,項目團隊安排專人駐廠跟蹤生產線擴建的情況,直至新的生產線按計劃順利投用。

        解決設備供應問題的同時,項目團隊通過與參建各方的溝通協調,一致同意為益貝利項目建設“加資源”,參建各方的溝通會由原來的一周一次,變成了一周五次,“開完會再回去畫圖,今天一定要把某些圖紙關掉”李久偉說道,在疫情情況下大大保障了現場的施工進度。

        疫情三年,很多項目員工與家人的見面只能通過視頻連線,也有的年輕同事回國辦完婚禮,就又匆匆回到項目上……也正是他們的付出,才讓整個項目平穩運行。

        疫情倒逼下的屬地化發展

        也正是疫情導致中方分包團隊無法按時進場的緣故,倒逼著益貝利項目在屬地化發展的道路上加速前行。

        項目建設過程中運用了大量外籍員工,來自23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員參與了項目建設,僅是項目管理團隊中就有60多人是外籍員工。其中人員最多的施工專業,20多人中只有2—3個中方員工。團隊予以外籍員工充分的信任,以能力決定職位,各部門既存在“中管外”,又有“外管中”。除了合同管理、財務等關鍵崗位由中方人員履職,團隊其他崗位基本都由外籍員工承擔。

        談到多元文化背景團隊的管理,李久偉說“項目經理就像是球隊教練,以前是中方教練、中方球員,現在是中方教練和來自不同國家的外籍球員,如何去激勵他們團結在一起打贏一場球賽”。

        “一些值得慶祝的時刻,我們就回來把所有人叫到一起,一起吃披薩慶祝一下”,又或是在營地席地而坐拍一張合照,中外員工同吃同住,不分彼此。

        阿爾斯蘭是團隊中的一名外籍員工,一天晚上當他在檢查生產計劃的時候,發現臨時缺失了幾個電纜頭,而這幾個電纜頭可能會影響到第二天的施工進度。于是他在凌晨5點出發,獨自驅車往返300公里把這幾個電纜頭買了回來,當早晨大家起床工作時,電纜頭已經擺在了桌上。

        理解并尊重其他國家的文化背景是屬地化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環。齋月是伊斯蘭歷的第九個月,該月名字意為“禁月”,按照穆斯林習俗的規定,在太陽升起和降落的期間,穆斯林人員不能飲水飲食。項目建設過程中發現,有大量的調試工作需要在齋月期間進行,加上阿曼當地高達50℃的高溫,這給會給團隊中的穆斯林員工帶來極大考驗。項目部根據現場中方人員比例和調試事項提前計劃,合理分配調試人員的工作時間和白、夜班,以確保調試工作能夠有序、正常進行,大家勠力同心把項目干好。

        三年時光白駒過隙,經過阿曼益貝利項目建設,很多當年的光伏新人也已可以獨當一面。

        益貝利光伏電站運營經理兼當地業主代表哈穆德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時也對項目建設予以了高度評價,“中國同事們待人友好、勤勞肯干、執行力強”。他口中的這些中國同事們,現在已經重整行囊,繼續走向世界的四面八方,他們將為世界更多地方的綠色發展不斷帶來新的希望。


        阿曼益貝利光伏項目


        阿曼益貝利光伏項目團隊(部分成員)

        【打印】【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免费看无码自慰一区二区